人民币“入篮”将促进香港离岸业务发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理事会将于近期审议将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市场普遍认为人民币将顺利加入SDR。
  中金的研究报告认为,人民币被纳入SDR的机会颇大,按照现行的计算方法,预期人民币占SDR货币篮子权重14%至16%,但不排除会对纳入人民币加入附带条件或给予较低权重。
  许多香港银行金融业界人士则预期,人民币加入SDR后将对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产生深远影响。
  新一轮人民币资产吸纳潮或现
  香港银行金融业内人士普遍认同,离岸人民币市场正成为香港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人民币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驱动力将由中国金融监管层扩展到国际多边机构,国际组织的加入与支持将对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产生积极的政策驱动效应。
  由于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形成时间较早,全球将近一半以上的人民币资金沉淀在此,所以,包括兑换、远期交易、互换、衍生产品交易及债券交易等在内的各项有实际交割的人民币交易一向保持活跃,并显著领先于其它离岸人民币市场。
  值得留意到是,近年来,各国央行[微博]及主权财富基金已在离岸市场上主动吸纳人民币资产作为其外汇储备。因此,如果SDR顺利纳入人民币后,市场对人民币的吸纳力度有望进一步增强。
  中国银行(香港)发展规划部副总经理鄂志寰分析指出,人民币被纳入SDR,其意义等同于IMF正式为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背书。在人民币还未实现可兑换、中国依然实施资本管制之下,IMF明确背书人民币具有与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四大货币同等的储备货币地位,将扫除全球主要央行因人民币不具备储备货币地位而不能持有或具规模持有人民币资产的技术障碍,使其可以在做好风险控制的前提下配置和持有人民币资产,从而可能触发全球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主动吸纳人民币资产的一轮浪潮。
  IMF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全球外汇储备为11.6万亿美元,扣除未披露币种构成的5.52万亿美元,有6.0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分别配置为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瑞士法郎、加元和澳元以及其它货币资产,其中,加元和澳元在已披露币种官方外汇储备中分别占1.4%和1.5%。按照当前的汇率,业内人士由此推算,在人民币加入SDR初期将至少形成5700亿元到6800亿元人民币的人民币储备资产,即使扣除目前各央行已持有的人民币储备资产后,其数额仍然超过离岸人民币市场过去十年发展所积累起来的贷款总量和债券余额之总和。
  香港金融业将获更多发展机会
  据悉,目前全球央行及其它货币当局配置人民币资产渠道包括:离岸市场、QFII、RQFII和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等。公开信息显示,瑞士、法国、日本、奥地利、澳洲及新加坡等20多家央行已获准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其投资额度合计约为1400亿元人民币。
  市场分析认为,考虑各国央行储备资产布局的路径依赖以及离岸与在岸的市场效率差异,预计加入SDR初期新增的人民币储备资产配置需求将有很大一部分体现为离岸人民币市场相关业务需求上升,从而推动包括香港在内的人民币离岸市场金融交易类业务快速增长。
  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应坚认为,人民币加入SDR,其国际货币地位首次获得国际社会的正式确认,对各国政府、银行、企业及个人的投资方式及资产组合将会产生重要影响。随着兑换需求及流动性管理需求增强,人民币外汇交易有望更上一层楼。
  他分析指出,离岸人民币市场的主要资产(包括存款、债券、股票、基金、保险)中,尤其点心债以发行量较大、质素较高、流动性较强,进一步受到市场欢迎。此外,已开通的沪港通及即将开通深港通以及两地基金互认等,都将成为市场吸纳人民币资产的工具和渠道。
  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各国央行、商界及个人加强吸纳人民币资产的力度,并以香港作为交易及投资平台,必将会在香港银行开立人民币账户存入人民币或持有人民币资产,因此预计香港银行或将加大对各国央行、国际多边组织、主权财富基金、跨国企业、财富管理机构、保险公司、个人的营销,提供账户服务、交易服务、现金管理、资产管理及托管服务等多种金融服务,从而令香港成为全球人民币投资者最集中的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在人民币加入SDR后,香港人民币清算体系的重要性将更显突出。
  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人民币实时支付结算系统(RTGS)清算额达170.3万亿元,同期经香港银行处理的人民币贸易结算金额为62583亿元人民币。鄂志寰认为,虽然这一增幅显著并占内地人民币贸易结算的绝大部分,但也仅为人民币RTGS清算额的一个零头。他预期,在人民币加入SDR后将进一步推动与投资相关的金融交易类业务增长,尤其是外汇交易活动将持续上升。
最后更新时间:2015-11-25 阅读:

资讯中心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