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走出去企业如何应对美元加息带来的影响?

近期,美元加息成为全球经济最重要的大事件。各行各业的专家纷纷解读美元加息的影响,值得中国走出去企业的关注,当然其中不乏一些危言耸听的解读,需要客观理性的分析判断。综合对美元加息的潜在影响及其相关趋势的观察,整理了对中国走出去企业可能有影响的四个方面,供大家参考。
 
一、准备海外发债的企业要核算成本并关注汇率风险
 
中国企业海外发美元债的增速将明显放缓。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选择在海外发债。2014年,中国成为最大的新兴市场借债人,总共发行了价值1010亿美元的债券,交易总数量为137桩,创出历史新高。截至2014年末,在2008年以来所发行的1.3万亿美元债务中,中国企业以2137亿美元位居首位。随着2015年来美元走势转强,债券低成本的优势逐渐失去,今年以来国内企业的海外发债增速也开始放缓。国内利率水平在降,美元一直在走强,相比较而言,发行美元债成本优势已经不是特别明显了。同时,对于海外发美元债的企业还需要密切关注汇率风险,特别是如果境外发美元债,而境外预期收入的货币不是美元,偿债时可能面对较大的汇率风险。
 
二、大宗商品和资源类境外投资需要应对价格波动风险
 
对境外大宗商品和资源类投资项目将保持观望。由于美国是世界黄金储备最多的国家,而且黄金价格以美元定价,所以美国因素是影响黄金价格趋势的最重要因素。美元趋势与黄金价格趋势逻辑上是反方向关系。加息之后,联邦基金利率在较长时期内呈上升趋势,这将不利于黄金价格上升。大宗商品市场也已经首当其冲的受到美元加息的影响,今年以来,受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影响,金价已下跌9%,澳新银行和荷兰银行均预计,黄金会在12个月内跌至900美元/盎司,高盛、法兴银行和花旗银行则预计黄金在明年年底跌到1000美元/盎司。另外,受包括美元加息,美国取消石油出口禁令等因素影响,油价也大幅下调,铜价、铝价等已跌至多年来的低位。另外,加上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和中高速增长,全球需求不足,中国企业对境外大宗商品和资源类的抄底需要谨慎,如果企业实力不够,不能做到长线投资,建议谨慎投资。
 
三、对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投资要关注其偿债等风险因素
 
由于美元加息可能新发资本外流,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等,部分新兴市场和资源类国家的系统性风险增加。评级机构惠誉表示,美联储加息或增加其他评级主权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所面临的风险。世界银行近日警示,美联储加息将使新兴经济体的融资条件逐步收紧,资本波动将加剧。美联储与其他主要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分化加剧可能会进一步推高美元,加大新兴市场汇率风险。部分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资本急剧外流、股市下跌、货币贬值、外债偿还压力增大等挑战。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近日发布报告称,受美联储加息以及经济增长放缓影响,今年主要新兴经济体将面临27年来的首次资本净流出,总金额将达超过5000亿美元,明年还将面临3000多亿美元资本净流出。
 
近期标准普尔宣布将巴西评级下调至“垃圾级”,评级展望为负面。随后,惠誉将新兴市场国家列入降级风险名单,巴西、南非、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均在名单之上。新兴市场引发新一轮危机的担忧正在上升。巴西是所有新兴市场中受美联储加息冲击最大的国家。另外,加上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中国企业需要关注巴西企业偿债风险和汇率风险。
 
土耳其可能也会面临更大的偿债风险,标准普尔警告称,该国银行部门过于依赖国外的短期贷款。土耳其拥有巨量的短期外债规模近1250亿美元,约占该国GDP的8%,其偿债成本势必随着美元的增值而加大。
 
南非是对外部融资需求最高的国家之一。该国的外汇储备要远低于其偿付外债以及进口支付的需要。美元走强势必使该国面临更为严峻的局面。南非面临的另一困境是,该国经济过分倚重采矿业,而大宗商品价格的暴跌使该国采矿相关产业遭受重创。俄罗斯、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同样依赖大宗商品,这些国家政府收入的大部分来自大宗商品出口。因大宗商品以美元计价交易,如果美元走强,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或进一步走跌。
 
四、更加关注全球资产全球配置策略
 
在美元加息大周期中,全球资本会进一步回归美国,美国资产更将会迎来机遇。美国经济的走强,为美元以及美元资产提供了坚实的上升基础,尤其是在加息大背景下,美元及美元资产应成为大类资产配置的重点。未来美国的权益类资产、美元、房产等资产都是可以考虑投资的标的。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表示,明年大类资产配置核心观点是现金为王。从资产配置整体的情况来看,首先全球的投资者都在规避风险市场。她建议2016年大类资产配置策略是现金为王,继续增持美元及其他现金类资产。海外的地产,尤其是欧洲的地产,可以高配,尤其欧洲、日本的大阪和美国。
最后更新时间:2015-12-24 阅读:

资讯中心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