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宣布使用负利率

日本央行29日意外宣布使用负利率,将引入三级利率体系,将金融机构存放在日本央行的部分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从之前的0.1%降至-0.1%,相当于对金融机构未来新增的超额准备金处以“罚金”,以鼓励金融机构借出更多资金。日本央行还表示如有必要将进一步降低负利率。
 
日本央行以5-4投票比例通过该决定,从2月16日开始实施。同时以8-1的比例维持货币基础年增幅80万亿日元的计划。
 
日本央行还延长了2%的通胀目标实现时间,预计2017财年实现2%通胀目标,此前为2016财年下半年。2015财年核心CPI升幅预期为0.1%。下调2016/2017财年的核心CPI预期至0.8%,此前预期为1.4%。维持2017/18财年核心CPI预期为1.8%不变。
 
GDP预期方面,日本央行下调2015/2016财年实际GDP预期至1.1%,此前预期为1.2%。上调2016/2017财年实际GDP预期至1.5%,此前预期为1.4%。维持2017/2018财年实际GDP预期为0.3%不变。
 
市场“震颤”
 
尽管市场对日本央行在未来某一时间加码宽松有预期。但彭博对42位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仅有6人预计日本央行今日加大刺激力度。今日宣布实施负利率的决定让市场“震颤”,也暴露了QQE政策的局限性。
 
彭博援引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HideoKumano称,“这是一个惊人的、戏剧性的举动。”
 
瑞银证券经济学家DAIJUAOKI称,“我认为这是一个重大转变,日本央行目前主要的政策工具是负利率。这表明购买更多国债的能力有限。日本央行已暗示,未来愿视风险情况调降利率,因此已为负值的利率可能被进一步下调。”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editAgricole)驻东京首席经济学家尾形和彦表示,日本央行实施负利率暴露了量化质化宽松(QQE)政策的局限性。该行经济学家表示,由于负利率政策,日本国债收益率将像日本央行所期望的那样进一步下降,目前对股市的长期影响暂不明朗。
 
中金公司认为,日本此“负利率”非彼“负利率”。日本央行“负利率”是指银行将过剩资金存放在日本央行账上的利率(与欧央行的DepositFacilityRate类似),这个利率并非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利率。尽管不能排除日本央行购买更多更长期国债的可能性,但相对而言,这种空间和效果已经不大。
 
日元对美元暴跌近300点,创下2014年以来最大跌幅。日经225指数直线拉涨3.07%。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后不断刷新历史新低。日本2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纪录低点-0.075%。
 
三层利率体系
 
三层利率体系主要为:
 
现有金融机构存放在日本央行的超额准备金,适用+0.1%的利率。这一层被称为BasicBalance。
 
金融机构存放在日本央行的法定准备金、以及金融机构受到央行支持进行的一些救助贷款项目带来的准备金的增加,适用于0%的利率。这一层被成为MacroAdd-on。
 
不包含在上两点范围内的存款准备金将适用于-0.1%的利率。这一层被称为Policy-RateBalance.
 
“进一步降低负利率”
 
日本央行表示,尽可能快的实施负利率和QQE。负利率政策将与QQE举措同步实施。将审视风险,如有必要采取额外的举措。如有必要将进一步降低负利率。
 
购买日本公债、上市交易基金(ETF)和不动产投资信托(J-REIT)的速度不变,将继续不设定所购日本国债收益率的下限。
 
物价风险偏向于下行。经济风险包括海外经济和销售税上调。物价风险还包括通胀预期和产出缺口。海外经济体的下行风险很大。
 
对当前的账户采用三层体系。包括正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货币政策框架旨在让日本央行追求更多宽松措施。多层体系类似于欧洲央行和瑞士央行。三层利率体系是为了确保银行业利润“过度下降”。
 
投了反对票的四位委员表达了对负利率的看法。白井早由里表示,负利率可能被误解。委员木内登英表示只有在危机时才适宜负利率。委员石田浩二认为日本国债收益率下滑对经济不利。委员佐藤健裕认为负利率应该在央行放缓增加基础货币速度时使用。
 
利率决议公布前十分钟,NHK称,日本央行讨论了负利率。日元对美元当即跌50个点。日经225指数涨幅迅速扩大。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抹去涨幅。
 
今日早间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12月核心通胀水平依然在零附近徘徊,12月全国核心CPI(除生鲜食品)同比0.1%,预期0.1%,前值0.1%。不计食品和能源后,12月全国核心-核心CPI同比0.8%,不及预期和前值的0.9%。工业产出、家庭支出等数据也大幅低于预期。
 
随着高涨的避险情绪推高日元至近一年高位、油价下跌加剧通胀前景恶化,日本央行加码宽松的压力增大。日本官员近日就央行加码宽松问题频频发声,部分官员表示,日本央行应当采取行动,“进一步货币宽松的条件已经到位。”
 
彭博社则在25日晚间援引知情人称,部分日本央行官员认为,此次是否宣布扩大货币宽松刺激措施将是势均力敌的决定。该人士还称,在1月29日会议结束之前,日本央行官员们将仔细观察经济数据和市场变动。鉴于油价进一步走低,通胀前景已经恶化,基础薪资快速增长前景也变得暗淡。
 
黑田东彦上周五公开表态时谈及了扩大QQE的可能性,同时也表示在宽松努力方面“不存在任何局限”。
 
如果不计入能源的话,整体通胀率在1%至1.5%的位置,不算太糟。将继续坚持当前政策直至实现2%通胀目标。
 
基础通胀趋势受到影响的话,将扩大QQE。日本拥有许多金融资产,有许多增加QQE的方式,国债市场还有2/3的国债尚未被日本央行买入。
 
如未来需要,将会推出更多刺激办法,日本央行“有进一步扩大货币宽松的空间”。他还强调,这种行动将有很多种方式,日本央行在宽松努力方面“不存在任何局限”。
 
上月日本央行利率决议维持货币政策不变,并维持货币基础年增幅80万亿日元的计划。但黑田东彦对政策作出了“微调”,设立新的ETF购买计划;将J-Reit购买规模从当前占J-Reit发行总量的5%上调至10%;将日本国债持有平均期限延长至7-12年。
最后更新时间:2016-02-01 阅读:

资讯中心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