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成为控制香港持牌法团的最大股东

香港成为内地资金配置海外资产的重要窗口,为了争夺这块肥肉,内地机构纷纷南下在香港申请券商牌照,目前内地成为控制香港持牌法团的最大一群股东。

竞争激烈,生意难做,近年来不少香港本地券商都纷纷卖盘,出售给内地券商,而拥有全牌照的证券行尤其受欢迎,但与此同时也滋生不同问题。

因为证监会规定申请牌照时,起码要有两个负责人员(Responsible Officer)。但近来一些本地的小型券商,甚至打包出售,套餐包括两名虚设而无须上班的负责人员。证监会表示对这种情况感到不安。 需要和内地证监会合作,加强监管。

券商界人士对智通财经表示,不久前证监会才加强对券商高层的问责,要求券商要提交关于八大核心职能主管的名单,可能是希望让券商落实真正负责人,监管虚设负责人。但认为此举未必有用,反而连累小型券商。

本地券商纷纷卖盘   内地券商目前占13%

虽然内地和香港资本市场联系加强,北水纷纷南下,为香港资本市场带来生意,但是也伴随着大量内地资金涌入证券行界,竞争日渐激烈。

据智通财经了解,去年持牌法团的总数增加11%至超过2400家,而新法团牌照申请数目的升幅更高达50%。而截至今年3月,已增至近2500家。但是去年持牌法团营运收入总额下跌11%,纯利总额亦减少51%。

在香港从事不同的金融活动,要向证监会申请不同的牌照,并且规定申请牌照的公司,必须委任最少两名负责人员直接监督进行的有关活动。

由于一些资本雄厚的内地券商,希望省时省力,就会直接收购持有牌照的公司。所以一些具有全牌照的本地证券行,陆续被内地机构收购。例如,去年香港本地的全牌照券商华富国际被内地泛海集团旗下泛海国际金融以约10.97亿元收购。

据智通财经了解,内地已经超越美国,成为控制香港持牌法团的最大一群股东。在所有持牌法团中,有约13%是由内地公司控股。伴随这内地资金涌港,撸起袖子想在香港券商界分一杯羹,但也衍生出其他问题。

老牌大券商行经营困难,更别说一些小型券商。证监会中介机构部执行董事梁凤仪近日表示,一些小型和不活跃的证券行,会将名义上的负责人员一同出售,售价只是几百万元。然后用几万元月薪聘请名义上的负责人员,而他们也不用到办公室上班。

梁凤仪表示,这种情况让证监会感到不安,并警示如果证券行出现问题,这些负责人员是需要负责和承担后果,甚至可能被撤销牌照。

未来和中证监合作  加强监管

香港证监会表示,只会发牌给“适当人选”。因为过去券商牌照申请者主要是香港证券业界所熟悉的,所以证监会比较容易评估和追查他们是否合乎资格审查。但是近来越来越多来自内地,且在香港的证券业并无任何经验的人士,想在香港成立或收购经纪行及资产管理公司,所以要对这些申请个案进行更详细的审查,要和中国证监会等监管机构,进行更紧密合作。

为了加强持牌法团的高级管理层的问责性,以及提升高级管理层对他们在现行监管制度下的责任的认知,证监会今年4月引入新措施,要求相关机构提交八大核心职能的负责人,更在2017/2018年度预算建议,中介机构部亦增加八个新职位,以处理大幅增加的新法团牌照申请和新的核心职能主管制度。具体分类如下:



这被业界视为让“幕后老板”现身的招数,但是也有券商人士认为,这招设想虽好,但是成效未必如理想。

香港证券及期货从业员工会副会长梁崇让对智通财经表示,近来券商违规增加,证监会通过引入新措施,将违规情况分类,并规定要有相关负责人,相信是想将责任更清晰和具体落实。

他认为,这项措施对大行和较具规模的公司影响不大,但可能拖累一些中小型券商。因为这些券商可能全公司员工都不足十人,但现在却需要8个核心职能主管,程序和开支都造成扰攘。

有证券界人士认为,新措施出发点是好,但界定了责任后,也可能导致各家自扫门前雪。当业务出现情况时,如果不是自己负责范围,就视而不见,免得麻烦,导致实际效果大打折扣。

该名人士并不认为这项措施就可以找出“幕后老板”,因为内地的券商有足够资金聘请不同人来做负责人员,根本不用自己出面。
最后更新时间:2017-05-08 阅读:

资讯中心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