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全球FDI流动最新情况大全

1月20日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了2015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动情况。UNCTAD认为2015年全球FDI增势强劲,但没能有效促进经济增长。FDI增长主要由发达经济体贡献且集中在并购。

2015年,全球FDI同比增长36%至1.7万亿美元,为2007年以来最高年份,并且主要集中在并购领域,绿地投资则与上一年基本持平。从地区来看,发达经济体成为主要的资本流入地,共计9360亿美元,为历史第二高;其中美国流入3840亿美元,遥遥领先其他国家和地区。但这些资本流入只是改变了企业的资本结构和金融账户,并不带来资源的实际流动。

流入欧盟的资本高达4260亿美元,其中荷兰增长146%至900亿美元,比利时从2014年的净流出87亿美元增至流入327亿美元,英国增长29%至680亿美元,德国从2014年的净流出62亿美元增至流入110亿美元,法国则从150亿美元增至440亿美元。通过并购方式录入欧盟的资本同比增长68%,绿地投资增速则为14%,显示随着宏观经济和金融形势好转,更多资本投入到生产性投资。

流入发达经济体第一产业部门的FDI大幅降低。澳大利亚资本流入增速为-33%,主要是矿产行业资产并购减少,2014年公司间贷款流入资金130亿美元,但2015年变为净流出40亿美元。流入加拿大的FDI减少16%,也主要是能源和矿产等第一产业部门公司间贷款流入资金减少。美国资本流入主要靠资产投资和并购交易增加,抵消了第一产业部门资本流入减少的影响。

亚洲发展中经济体FDI流入涨幅较大而其他发展中地区不景气。2015年,亚洲流入的FDI增长15%至548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占到全球FDI的三分之一。香港流入163亿美元,也创历史新高。流入中国的FDI增长6%至1360亿美元,但流入制造业的资本减少,服务业吸收FDI保持增长势头。流入新加坡的FDI小幅降低4%至650亿美元,导致东盟整体流入减少7%。流入印度的FDI则实现翻倍至590亿美元,说明印度政府改善投资环境的举措起到好的效果。

西亚流入的FDI增长5%至450亿美元,结束了连续6年下降的历程。但增长主要来自于土耳其,该国FDI增长30%至160亿美元,其中并购金额几乎翻倍。

非洲流入的FDI降低了31%至380亿美元,主要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FDI极具减少。北部非洲的FDI实现了反转,主要是埃及的投资从2014年的43亿美元增长至67亿美元。中部非洲和南部非洲FDI降幅最大,大宗商品的周期性价格下调影响了资源型FDI进入,其中莫桑比克减少21%至38亿美元,尼日利亚减少27%至34亿美元,南非减少74%至15亿美元。

拉美流入的FDI也减少了11%至1510亿美元,主要原因是国内需求不振,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导致投资减少。流入巴西的减少23%至560亿美元。因为冶炼行业投资减少和大宗商品出口商再投资减少,智利和哥伦比亚流入的FDI分别降低了38%和15%。秘鲁的资产投资增加较多推高其FDI流入增加11%。

中美洲地区的经济增长和投资保持旺盛趋势,墨西哥流入的FDI增长14%至29亿美元,其中并购增长33%。

转型经济体面临复杂的地缘政治,市场信心不足,导致FDI流入减少54%至220亿美元。东南欧国家流入FDI增长仅3%。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分别下降92%和66%,但外资依然在流入第一产业。

跨境并购活跃但在新兴经济体的资本投入有限。

2015年全球并购额达到2007年的历史高点。跨国公司充分利用其现金流和全球流动性,大量并购资产促进销售、降低成本。当年并购交易额同比增长61%至6440亿美元,其中制造业增长132%至3390亿美元,特别是非金属产品、机械和设备、电子零配件等行业的资产买入量增长最快。服务行业的并购中,金融服务的并购放缓,房地产和交通服务则增长很快。冶炼行业并购额减少51%,原油和天然气行业并购额减少68%。

发达经济体的并购极为活跃。欧盟的并购额增长68%至2690亿美元,爱尔兰和英国增长了四分之三,主要是美国跨国公司避税考虑的并购,从2014年的110亿美元增长至2280亿美元。但是,发展中经济体并购额大幅下跌了44%至680亿美元,巴西等拉美及加勒比国家下降了60%,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下降了61%。

绿地投资则相对停滞,仅增长0.9%。不少发展中经济体的项目数量大幅减少,非洲、拉美及加勒比分别减少了19%和23%。

2016年FDI前景不佳。主要是全球经济脆弱,金融市场动荡,特别是部分新兴经济体内需不振,增速放缓,加上地缘政治风险和地区紧张局势可能恶化经济形势。全球绿地投资还将停滞,部分发展中经济体或出现大幅下跌,目前全球FDI的增长势头可能难以保持。但是,如果发达经济体2016年复苏加快,2016年全球增速达到2.9%,宏观经济环境改善,则投资者信心有望走强,生产性投资也有望增加。此外,部分新兴经济体货币的大幅贬值和企业重组也会推高FDI的流量。
最后更新时间:2016-02-01 阅读:

资讯中心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