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我国国际收支格局

日前,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披露的年报显示,2015年,我国国际收支呈现“经常账户顺差、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的格局。其中,经常账户仍保持较大顺差,全年顺差3306亿美元,同比增长19%,保持在国际公认的合理范围之内。资本和金融账户(不含储备资产)逆差4853亿美元,对应着我国对外资产负债结构的调整。截至2015年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33万亿美元。

经常账户保持较大顺差

货物贸易顺差增长较快。按国际收支统计口径,2015年,我国货物贸易出口 21428亿美元,进口15758亿美元,同比下降5%和13%;顺差5670亿美元,同比增长30%。服务贸易逆差继续扩大。2015年,服务贸易收入2865亿美元,同比增长2%;支出4689亿美元,同比增长4%;逆差1824亿美元,同比扩大 6%,其中运输项目逆差同比收窄36%,旅行项目逆差延续扩大态势,同比增长 38%。初次收入转为逆差。2015年,初次收入项下收入2278亿美元,同比下降 5%;支出2732亿美元,同比增长21%;逆差454亿美元,2014年为顺差133亿美元。

其中,雇员报酬顺差274亿美元,同比增长6%。投资收益逆差734亿美元,同比扩大 4.9 倍,其中,对外投资的收益为 1939 亿美元,同比下降 7% ;外国来华投资利润利息、股息红利等支出 2673 亿美元,同比扩大 20%。

二次收入呈现逆差。2015 年,二次收入项下收入 359 亿美元,同比下降13%;支出 446 亿美元,同比增长 12%;逆差 87 亿美元,2014 年为顺差 14 亿美元。

资本与金融账户逆差增长

直接投资继续表现为顺差。按国际收支统计口径,2015 年,直接投资顺差621 亿美元,同比下降 57%。其中,直接投资资产净增加 1878 亿美元,同比增长 53%,是直接投资顺差下降的主因 ;直接投资负债净增加 2499 亿美元,同比下降 7%。

证券投资转为逆差。2015 年,证券投资为逆差 665 亿美元,2014 年为顺差824 亿美元。其中,我国对外证券投资净流出 732 亿美元,同比增长 5.8 倍 ;境外对我国证券投资净流入 67 亿美元,同比下降 93%。

其他投资逆差大幅扩大。2015 年,其他投资为逆差 4791 亿美元,同比扩大72%。其中,我国对外的贷款、贸易信贷和资金存放等资产净增加 1276 亿美元,同比下降 61% ;境外对我国的贷款、贸易信贷和资金存放等负债净减少 3515 亿美元,2014 年为净增加 502 亿美元。

储备资产有所下降

2015 年,我国储备资产(剔除汇率、价格等非交易价值变动影响,下同)减少 3429 亿美元。其中,外汇储备资产减少 3423 亿美元,2014 年为增加 1188亿美元。

净误差与遗漏在借方

2015 年,净误差与遗漏为借方 1882 亿美元,占当期国际收支口径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的 5%。

2016年国际收支展望

2016 年,我国国际收支将继续呈现“经常账户顺差、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的格局。

经常账户将保持一定规模顺差。第一,货物贸易将维持顺差。从出口看,全球经济延续缓慢复苏态势,有助于稳定我国的外需。同时,随着我国“一带一路”等战略规划的逐步落实,双边和多边战略合作的不断加强,出口也会迎来新的机遇。从进口看,由于美元总体强势和全球需求不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可能还会在低位震荡,使 2016 年进口价格较难反弹 ;同时,我国内需还会保持相对稳定,进口变化可能不大,进口规模仍会低于出口。第二,服务贸易等项目将继续呈现逆差。其中,旅行项目仍是最主要的逆差来源,我国居民境外旅游、留学等消费需求仍会较高。总的来看,2016 年,经常账户将在货物贸易主导下持续顺差,与 GDP 之比仍会处于国际公认的合理区间。

资本和金融账户将继续呈现逆差,跨境资本流动有望总体趋稳。一方面,国内外宏观经济金融环境更加复杂。全球经济复苏步伐依然缓慢,新兴经济体经济发展面临多重压力。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继续分化,不确定因素进一步增多,如美联储加息时点和节奏不定,欧元区和日本央行相继推出负利率政策,国际金融市场可能受到反复冲击,市场情绪起伏较大,将加剧国际资本流动的短期波动。

我国经济运行步入“新常态”,在国内经济改革发展动能转换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出现经济增速放缓、部分领域风险上升等问题,推动境内主体对外资产负债结构的继续调整。另一方面,支撑我国国际收支平稳运行的因素依然较多。2016年我国经济增长目标为 6.5% ~ 7%,在世界范围内仍属于较高增速,经济结构将进一步优化,经济发展前景依然向好,将继续吸引外资尤其是长期资本流入。

同时,我国外汇储备仍较充裕,境内主体经过近两年的债务去杠杆化调整,已明显降低了未来的对外偿付风险。此外,如果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步伐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能够逐步释放,也会降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外流压力。(本文摘编自《国家外汇管理局年报(2015)》有删节)

来源:贸易金融
最后更新时间:2016-05-27 阅读:

资讯中心相关内容推荐: